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會議資訊 > 會議管理平臺 > 會議預告 > 正文

思春-歐凱會議公司8月15號轉載文章

2014-08-18 10:08:27 來源:昆明會議公司
    分享到:
思春
大學時,暗戀過一個女生,濰坊諸城的。
不過,一直沒表白過。
我害怕被拒絕,而且一定會被拒絕,為嘛呢?
大學里的我,太暗淡了,沒有丁點的發光點,別說優秀了,連中等都算不上,又出奇的調皮,沒有女生喜歡我,關鍵是又長的丑,骨瘦如柴,無比丑陋。
沒有資格談戀愛!
這個女生叫冬妮,農村姑娘,天生的美女坯子,尖下巴,不說別的,就是她學生證上的照片也能迷死很多人。
我膽子特別小,因為暗戀人家,連話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說了,我在學校里待的時間又短,有時我就在想,她可能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,畢竟我們有106個同學,我太普通了,普通的很少有同學能叫準我的名字。
我們這些同學,在高中時多屬于佼佼者,有1/3的人做過班長,競選班長時場面太激烈了,有人已經走了后門,但是在投票時落選了,沒辦法,輔導員只能想了個對策:一正三副六助理!
上大學了,大家都成了官迷,大學里官項也多,隨意一個小分類就可以設官,最小的官就是舍長,四個人一個宿舍,這又多出了26個官,最終我們班有官銜的48個人。
我呢?
啥也沒有!
其實,他們低估了我,我也做過班長,不過是在小學一年紀的時候。
前幾天,我在青島,冬妮在QQ上找我,她說關注我好久了,問我回來的時候路過諸城不?
我驚喜萬分!
我急忙回答:正好路過!
可是,我帶著老婆孩子呀?
我想了個策略,要不我先把老婆孩子送回家,然后我再偷偷的跑出來?
想了想,也沒必要,人家冬妮又沒喜歡過我。
早上,我4點多就醒了,感覺渾身都是力量,去樓下跑了5公里,出了一身汗,回來洗個澡,特意用香皂抹了兩遍,洗完了,聞聞,有股香味,很滿意。
我去行李箱里翻出吉利剃須刀,再翻出剃須膏,歐萊雅的,當年我從泰國帶回來的,我又不認識英語,我以為是擦臉的雪花膏呢?
后來才知道,是剃須膏。
不是很正式的場合,我很少收拾自己,更不會用剃須膏,平時刮胡子就用飛利浦的電動剃須刀。
我媳婦不喜歡我擦歐萊雅,她說一股狐臭的味道……
對著鏡子,我仔細的刮著每一根胡須,還要用手反復的撫摩,看看有沒有遺漏。
當年,我們總以為外國的月亮更圓,看到泰國免稅店里的歐萊雅真便宜,一個套裝合人民幣才100元左右,我買了20多個套裝,應該能用到2020年。
傻了!
我找出金彩云給買的T恤,是一件黑色印花T恤,胸前的涂鴉有點油畫的味道,也許是因為我太黑的緣故,穿上黑色T恤倒顯的很白。
平時,我是天天大褲衩,見冬妮肯定不能繼續褲衩了。
找出牛仔褲,換上休閑鞋。
穿好,在鏡子前轉了兩圈,比較滿意。
沒注意到,媳婦已經醒了。
“一大早,發哪門子神經?翻箱倒柜!”媳婦抱怨著。
“咱不是要回家了嘛!”
平時,媳婦和兒子都是9點起床,10點才能收拾好,從青島到諸城大約2個小時,從理論上講即便10點出發也能趕上午飯,可是我怕太趕,萬一路上堵車呢?
我可不想給冬妮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“老婆,今天早點起床如何?”
“干嘛?!”老婆沒好氣的問。
“我知道一家很有特色的早餐店,不過9點關門,我帶你們去吃,如何?”
“行,我洗臉,你把兒子喊起來,給穿好衣服。”
“好!”
早上8點,我們就出發了,順路去小倩倩吃了碗餛飩,媳婦也很滿意,她覺得青島就是好,早餐都這么豐盛。
上了高速,媳婦在拿著IPAD看韓劇,兒子在安全座椅上玩魔方。
“我一個同學,可煩人了,今天非要請咱吃飯,我不想去。”我假裝抱怨著。
“哪的同學?”媳婦問。
“諸城的,我跟她說,太麻煩了,還要繞路。”
“去吧,何必掃人家的興呢?也許人家找你有事呢?”媳婦說。
“行,那一會到服務區,我給她回個電話,就說中午過去吃飯。”
“行,你安排就行。”
到服務區,我聯系上她了,聲音粗壯了不少,笑起來有股山東婦女的味道了,哈~哈~哈~~
她給我發了條信息,午餐安排在了栗園酒店。
在我印象里,去栗園酒店吃飯的人,貌似多是公款消費,難道冬妮升官了?
冬妮在高速出口等我們。
開了一輛紅色小車,雨燕,當她從車上走下來時,我心涼了半截,這哪是我的女神?少說也有150斤了,原本就豐滿的胸脯如今成了真正的爆乳,一走就顫?
笑起來都是左右搖擺!
她后面跟著一個靦腆的小青年,戴個眼鏡,20來歲的樣子,挺青澀的。
“我弟弟,這是你董哥哥!”
“董哥好~”
“這是我媳婦,我兒子,兒子快叫阿姨。”我急忙介紹著。
“走,咱先去飯店,你跟著我?”她說。
“咱能不能換個地方?簡單吃點?吃個本地特色啥的?”
“你客氣啥?”
“不是客氣,太正式的場合,不適合老同學見面聊天。”
當我看到她的行頭時,我就對她的經濟狀況有了粗略的了解,花幾千元吃頓飯負擔還是蠻重的,關鍵是真沒意義。
她還記得我嗎?
不記得了,至少是很模糊的記憶,她看我,看了好久才跟我握手,她也拿捏不準這是司機還是懂懂,怕握錯了人,畢竟我也胖了,也150多斤了。
她是聽到我兒子喊爸爸時,才堅信這是懂懂。
我們去了梁記粥鋪,找了個單間。
喝粥花不了多少錢,又舒坦。
大家坐下來,寒暄了一番,聊了聊共同的同學,誰誰當官了,誰誰發財了,反正就這些事,很自然的談到了我,意思是當初大家都沒想到懂懂會走到今天?
我說:“其實,純粹是僥幸,我也沒想到會這樣。”
她說:“挺羨慕的!”
我問:“找我啥事?直說無妨。”
她說:“麻煩你挺不好意思的,說起來話挺長的,這是我弟弟,我們倆從小沒有媽媽,我父親把我們帶大的,去年我父親去世了,就剩我們倆了,弟弟2012年畢業的,連續考了兩年公務員沒考上,沒信心了,能不能跟著你去做互聯網?”
她邊說,邊擦眼淚。
我問:“你自己怎么樣?”
她說:“學校現在基本屬于自負盈虧了,吃了上頓沒有下頓,一個月不到3000塊錢,孩子她爸爸在鎮上開了個鋁合金門窗店,一年能賺個三五萬塊錢,起早貪黑的。”
我說:“你愿意聽我的建議嗎?”
她說:“愿意!”
我說:“你弟弟一看就跟你性格差不多,內秀型的,你讓他先找份工作干著,同時準備明年繼續考公務員吧,千萬別盲目相信互聯網,互聯網適合調皮搗蛋的孩子。”
她說:“不是有很多培訓嗎?我可以給出錢。”
我說:“你就相信我一次,別折騰了。”
中途,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,都是無關痛癢的話,喝粥有個好處,很快就吃飽了,兒子喊著回家,我踢了媳婦一腳,媳婦去買了單。
匆忙告辭。
回程的路上,我陷入了沉思。
“我跟你同學,誰胖?”媳婦問。
“你!”
“真的嗎?”
“真的!”
媳婦開始掐我……
“你別鬧,我在開車!”
冬妮是被生活徹底打敗了,滿肚子苦水,無處傾訴,弟弟的事又占據了她的心頭,其實我很想跟她說一句話,但是當著弟弟的面又不好意思說。
這句話就是:兒孫自有兒孫福,何況是你弟弟了,讓他獨自去闖蕩吧?無論他是墮落了還是飛騰了,其實都與你我關,當你自己都沒站起來時,你不僅僅救不了他,反而把你自己拉下了水!
我不想給她希望,否則只能使她陷入更深的深淵。
前幾天,她在QQ上給我留言,說弟弟去了深圳,參加一個移動互聯網培訓項目了,她給交的錢,2萬塊。
我說:“挺好的!”
我還能說啥?
回家那天,農歷的七月十四,要去上墳,農村有個習俗,女人不能跟著上墳,墳地在很遠的地方,全是土路,開著皮卡過去很過癮,兒子非要跟著。
兒子要跟著,媳婦自然就要跟著。
反正都是迷信,我也不信這些,什么男人女人的,想去就去。
惹大事了!
我老爺爺墳前有墓碑,墓碑上有家譜,這幾年規矩變了,女孩和媳婦也可以上碑了,這塊碑是2007年立的。
我媳婦覺得新鮮呀,就在那里看家譜。
看到了我那一欄,她看到對應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:王莉。
我媳婦接著就翻臉了,擰著我耳朵問:“王莉是誰?”
“王莉是當時的女朋友,后來分手了,但是名字已經刻到碑上了。”我急忙解釋。
“訂婚了?”媳婦問。
“準備訂,因為立碑是大事,可能十年才一次,當時覺得不會變了,所以就刻上了。”我說。
“咱爹他們見過沒?”媳婦逼問著。
“哪有啊?我連手都沒拉過,當時我一直沒有女朋友,咱爹咱娘總是催我,我就找了一個差不多的應付他們。”我說。
“別打了,都是過去的事了,真要是在乎,我讓工匠來給改上。”我爹在旁邊勸著。
“先饒了你!”媳婦放開了我。
“以后這些事,必須經過我同意再弄,你看搞的我們家雞犬不寧吧?”我朝我爹抱怨著。
“草率了,草率了。”我爹在打圓場。
王莉是誰?
這個名字在我腦海里也很陌生了,我已經好久沒跟她聯系了,上一次見面還是2012年我去廣州,匆忙吃了頓飯。
王莉是江蘇姑娘,比我大兩歲,1981年出生的,貌似我談過的女朋友年齡都比我大,我媳婦也比我大,其實我也沒談過幾次戀愛,挺單純的。
王莉鼻梁很高,個頭很高,皮膚很好,她真的只用大寶,但是臉蛋可以秒殺很多人,在她面前我是有那么一點點自卑,她身高1米74,穿上高跟鞋我就親不到了,我多高?
我跟別人說1米76,實際上可能要矮那么1~2厘米!
我第一本書是2007年出版的,主要發行地是廣東各大書店,據說整個廣東的圖書銷量占到全國的1/2,廣東人喜歡讀書?
當時,我的書是在各大書店的“暢銷書”展區,為什么呢?
因為,我的書是廣東出版集團出的,新華書店屬于他們自己的配套發行商,有優先推薦權。
所以,我廣東的讀者是最多的。
即便是今天,我看微信訂閱號的后臺統計,排名第一的依然是廣東,第二是山東。
王莉是華南師范大學的心理學老師,實際上并不任課,是個輔導員,時間很充裕,她是在學校圖書館看到我的書,然后加了我的QQ。
那時,我有個論壇,人氣也蠻旺的,當年的我比現在勤奮N倍,今天我一天能寫1萬字,實際發表7000字,當時的我呢?
一天至少三篇文章,從早寫到晚!
整個論壇,幾乎就是我的獨角戲,大家只有回復的份了,而王莉就是論壇里最耀眼的那個回復者,幾乎每篇帖子她都會認真回復,她不是為了混臉熟,而是做出真實的見解回應。
大家都注意到了她,當然包括我。
其實,人們很容易忽略了“回復”的價值,有多少人關注文章,就有多少人關注回復,回復可長可短,其實可以把回復當成自己的日記,去展示自己,就可以積累屬于自己的人氣和粉絲,理解透這一點的人,才是大智慧。
在前面的文章里,我提到過有人通過回復我日記賺過100萬,這不是杜撰的,問問我們圈里的朋友,他們都知道。
越是純廣告的,越白搭,就如同大家在一起聚餐吃飯,你突然來了一句:大家聽說過安利嗎?
你的形象,立刻一落千丈!
王莉就是一個真正的懂的利用回復的人,她不是為了賺錢,純粹是覺得好玩,她也沒有賺錢的野心,她就是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覺。
第一次見面,是在2007年的南國書香節,當時她的角色是懂懂讀書會的組織者,帶了200多人去現場,200人聽起來很少,但是在書香節上那就是聲勢浩蕩,即便是歐陽夏丹在現場也沒有這么多粉絲。
每人送一本書,一件T恤,事后,大家各回各家了。
王莉是功臣呀,出版社肯定要請她吃飯,她特別開心,因為終于可以走進出版社了,出版社那真是名人聚集地,例如王蒙也是廣東出版集團的簽約作家,鐘南山也是,太多了,袁隆平也是這里的常客。
第一次去出版社,她很緊張。
她很意外的在集團大廈的一樓看到了我的照片,那是以前做活動的照片,還有跟省長的合影。
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,又高大了一些。
原來懂懂還有這么一面?
那時,我在廣州一住就是半個月,我們天天混在出版社,在出版社久了,她也就熟悉了出版行業的一些潛規則,并非名人才有資格出書,甚至說人人都能出書,甚至我爹都可以出書,前提是:想出!
在這期間,我跟王莉確立了戀愛關系,那時的確沒想過結婚,畢竟我才24歲,王莉很要強,表現在哪里呢?
她說:“我一定要出本書,否則咱倆關系就不對等了。”
我可不是這么想的。
我心想:“你當大學老師,我已經配不上你了,你要是再出了書,那還了得?”
從內心來講,我不希望她出書,因為那樣我真的駕馭不了她了。
出版社領導得知王莉很擅長寫評論,又是大學老師,就跟她洽談了一個合作,讓她去當當寫書評,怎么寫?
例如,出版社推出一本新書,那么就讓王莉去給刷單,一共200單就足夠了,王莉恰好有這個優勢,因為她組建了懂懂讀者群,誰買了書,她給誰錢,等于免費送了書,誰不愿意幫這個忙?
這些錢都是出版社提供的。
錢,什么時候發呢?
你寫完評論以后,再發給你!
推一本,火一本,當時我的新書連續六周位于當當新書排行榜首位(IT類),幕后推手就是王莉。
如今,人們買書,真的按需所買嗎?
不是,而是根據銷量排名、評論來購買!
一本書能賺2萬塊錢,出版社給1萬,作者給1萬,另外書款全部報銷,當時當當是1本包郵,書錢很少,200本也不過四五千塊錢。
這個生意王莉干了很久,差不多干到2012年,而且在這個行業越干名氣越大,她已經不滿足于通過這種方式賺錢了,而是通過這種方式結交名人,我手里有大量的簽名書,多數是王莉送給我的,她知道我虛榮,喜歡炫耀,即便分手了,她也定期給我郵遞這類書,最后一次收到是2012年5月,我生日。
王莉的老家是江蘇鹽城的,2007年冬天,王莉放了寒假,回到了鹽城,她到山東找我,看到我父母蠻淳樸的,也喜歡上了這里。
她拉我去她家看看。
我自己不好意思去,就喊著我二姐一起。
王莉的父母是中學教師,家里收拾的干干凈凈,父母說話都很有素質……
回山東的路上。
我二姐說:“弟弟,你們倆分了吧!”
我問:“為什么?”
她說:“不是一路人,門不當,戶不對,人家是知識分子家庭,咱就是農村孩子,你高攀不上。”
我說:“咋可能呢?王莉跟在我屁股后面屁顛屁顛的。”
她說:“其實早分晚分一回事,早晚都會分的。”
因為這個事,我跟二姐吵了一路,感覺她破壞了我的未來,因為那時我們已經商討訂婚事宜了。
王莉很適合做兒媳婦,到我家那幾天,把我父母家打掃的無比干凈,我們家就從來沒這么干凈過,還跑到鍋屋里燒火做飯,我們這里是燒木柴的,她也不嫌,點火扇風,有些笨拙,但是真誠,絕非演戲。
的確是個好姑娘!
那年冬天,她接到了一個業務單,幫著一個作者刷評論,這個作者是個媽媽,講述孕期心理的,作者也是廣州人,她額外給了王莉2萬塊錢,希望王莉能去廣州媽媽網幫她寫評論。
王莉太擅長混論壇了。
沒有多久,王莉就成了論壇里耀眼的明星,而且她的身份也有些特殊,沒有懷孕的單身青年,讓多少媽媽羨慕不已。
她還是老套路,建立粉絲群,組織線下活動。
大家很上癮,為什么?
媽媽群體多被孩子拴住了,也沒有朋友,在家憋的難受,有人組織媽媽聚會,那是一呼百應,廣州媽媽網當時是這個行業的標桿,每次聚會都爆棚!
王莉沒想過通過這些事賺錢,她就是圖開心。
2008年,廣州媽媽論壇上有個斑竹發了個帖子,張德芬的講座,N多媽媽報名,一張門票600塊錢。
事后,王莉了解到,這個斑竹一次就賺了12萬。
王莉就跟我商量這個事,問她能不能做類似的事?因為她比那個斑竹人氣更旺。
我說:“咱咋可能請的到張德芬呢?”
這個事,就擱淺了。
但是,王莉不死心,提議要不先做懂懂的讀者見面會?
我說:“搞搞也行!”
王莉在深圳搞了一場,在濟南搞了一場,在南京搞了一場,每場都是100人左右,當時一張門票是1000元,每場的毛利潤都在10萬元左右,凈利潤在7萬元左右。
她很開心,感覺摸索到了一條新的道路。
其實,她的這條路子是值得做下來的,若是每年搞四期聚會,每次100人,每年也可以產生30萬的利潤,這是表面利潤,實際上利潤肯定遠大于30萬,因為現場會有追銷,什么是追銷?
就是現場賣東西,有些會議直接一些,直接吆喝,有些會議隱蔽一些,表面不賣,幕后賣,只要辦會議的,就沒有不賣的!
而且,可以獲取大量的資源。
王莉為什么敢做類似的事?
因為,她站在我肩膀之上,她知道這些所謂的名人是怎么想的,我不了解別的行業,至少在互聯網圈里,名人出場費多數是0,而且是自己掏腰包買機票,為什么呢?
假如,你搞了200人的聚會,讓我去當嘉賓,你說我去不?
我肯定去,因為你這200人可能因為這場聚會而成了我的讀者,可能有1/3又成了付費讀者,表面我沒拿你一分錢,實際上我卻拿到了我想要的東西。
例如?
2014年元旦,我有個隊友也做了類似的事,在濟南搞了300人的聚會,我也當嘉賓了,當然也是義務出臺,但是我收獲特別大,在這次聚會上,我認識了高姐,后來高姐策劃我去了南非、迪拜、俄羅斯、法國、意大利、瑞士……
我這個隊友其實就是復制的王莉當年的模式!
普通人為什么做不了?
因為,內心膽怯,感覺駕馭不了所謂的名人。
我以前做過比喻,名人就是小姐,是最好打交道的,因為很直接,就是跟你談錢,不談感情!
過去,我慫恿過一些朋友做聚會,可以依附于我,也可以依附于別人,每季度搞一次,這個既可以賺快錢,也可以賺人脈,但是有個副作用,很容易放大一個人的內心,因為你接觸的都是所謂的成功人士。
王莉在我身上試驗成功以后,她決定試水媽媽市場,因為媽媽是真正的感性消費,是一群閑的蛋疼的人,精神沒有寄托,要么忙著購物,要么忙著八卦。
很偶然的機會,王莉認識了《好媽媽勝過好老師》的作者尹建莉,王莉面對面采訪了尹建莉,并且把采訪稿發到了廣州媽媽論壇。
火了,太火了。
半個月后,王莉推出了尹建莉講座,就在華南師范大學。
門票沒賺錢,但是現場推銷了的“婚姻與親子”心理學課程報了24個人,每人3萬塊錢,這個課程我也去上了,馬寧老師主講的,馬寧老師也是廣東出版集團簽約的,這一次王莉就賺了36萬。
她把路子摸的非常透了,門票收入全部歸屬會務公司,她只賺現場追銷的錢,而且是讓馬老師當客串嘉賓,講到高潮戛然而止,有工作人員挨著在臺下發單頁,就是介紹馬老師的課程的,現場報名。
當時,我在濟南人脈比較廣,就想把這個模式復制到濟南來,王莉也是這么想的,畢竟抓住一個大腕不容易,要是全國搞巡回演講就更好了,濟南沒有象樣的媽媽論壇,只能在《齊魯晚報》上做廣告,沒有花太多錢,只是花2萬元做了個尹建莉專欄采訪。
最終搞的一塌糊涂,會務公司不給力,很多人都想退票,更別說追銷了,這場會議虧了接近5萬塊錢。
王莉明白了,不應該去開拓陌生市場,而是應該不斷的運營新的講師到廣州來講課。
陸續,她又運營了馮德全、李欣頻、周弘……
我們倆為什么分手?
現在回憶一下,貌似感覺好象沒分手,因為從來沒談過分手這個事,是2008年以后我就落魄了,我心理落差越來越大了,她已經有接近100萬的存款了,我心理就不平衡了,總希望她把錢施舍給我,反正她對錢沒概念,何不給我,我給投資點事情干呢?類似什么心理呢?
就是春節時,兒子賺了10萬元的壓歲錢,做父母的總是想給忽悠過來!
每次見面,我都試探著問這些事。
現在回想一下,感覺自己挺賤的,有次我去找她,學校有事找她,她不能陪我,她的意思問咋補償?
我說:“給我2萬塊錢吧!”
她是那種很天真的人,真的給了我2萬塊錢。
人沒錢的時候,是很下賤的,低三下四的,以前我是可以訓斥她的,那時反過來了,我對她總是畏手畏腳的,生怕說錯了話。
有次,我們倆沿著珠江散步。
她說:“感覺你這半年沉穩了好多,不如以前調皮了,我還是喜歡壞壞的你。”
可是,我壞不起來了。
沒有底氣!
我跟飛揚結婚,也有氣她的成分,我們是真正的閃婚,我回農村了,飛揚找來了,我們倆就結婚了,她父母都不知道。
我結婚的時候,王莉已經不是原來的王莉了,她已經是知名人物了,那時的我已經徹底淪落了,結婚時連1萬塊錢都沒有,家電還是飛揚買的,我結婚也是秘密進行的,半年后互聯網圈的朋友才知道,王莉知道的時候,我兒子都快出生了,王莉給我在QQ上留了一句話:你放棄我是你的損失。
王莉混媽媽論壇久了,感覺媽媽群體就是一群怨婦,抱怨婆婆,抱怨老公,抱怨小三,抱怨孩子,抱怨工作,抱怨身體……
王莉就挨著整理這些媽媽的問題,然后再進行歸類,再去找馬老師和尹建莉老師探討,她本身又是學心理學的,她就想用很幽默的語言去寫連載,每天一個小故事。
寫了沒多久,這本書就被出版了,給她出版的不是別人,我的編輯老師。
我是編輯老師發掘的第三個作者。
前面兩個分別是:王晨霞、小黎飛刀。
后面兩個分別是:王莉、馬寧。
這五個作者里,銷量最高的是王晨霞,因為是健康保健類的,很容易沖到排行榜的前十名,王晨霞老師的書曾經在當當銷量排名第一,銷量應該是50萬以上。
第二名的就是王莉,她的第一本書首印只有5000冊,但是當月就加印了,第一年銷量突破了10萬冊,當年的全國暢銷書。
小黎飛刀的書是炒股類的,5萬左右。
我呢?
3萬冊!
此時,我已失寵,沒辦法……
如今,王莉的書已經出到系列五了,目前正在寫系列六。
七月十四那晚上,我有些郁悶,被媳婦一刺激,我突然想起了王莉,我就給她打了個電話,她很驚訝,我跟她把碑文的事描述了一番,她笑的咯咯的。
我說:“給你打電話,我蠻激動的,我的偶像。”
她說:“兩個女兒的媽了,咋可能是你的偶像呢?我就是個家庭主婦了,男兒志在四方,你應該朝外看呀!”
我說:“我采訪采訪你吧?”
她說:“少寒磣我了,我采訪你還差不多。”
我問:“你單位的人,知道你出書了不?”
她說:“我不在原來單位了,最近沒有上班,產假,很少有人知道,即便有人知道了,也無非會說一句,哇,你就是XX呀?廣東這邊很務實,不追星。”
我問:“你享受萬人矚目的感覺嗎?”
她說:“享受過,不過我現在更享受在家帶孩子。”
我問:“你現在一年有50萬的收入嗎?”
她說:“問這個干嘛!”
我說:“我不借,我就是做個作者調查。”
她說:“我可不想被你寫到日記里。”
掛了電話,我就在想,誰說女人結婚后就貶值了?若是王莉離婚了,即便是帶著兩個女兒,若是我沒結婚,我依然會去追求。
我不是沒有沖動過,去年冬天,她跟朋友在KTV喝多了酒,給我打了個電話,含混不清的說:懂懂,我努力的賺錢,攢好多好多的錢,到時就可以幫到你了。
我說:我懂!
那時我意識到,她可能婚姻有點問題,至少是心情不好,我硬是克制著自己沒有飛到廣州去,畢竟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,再沖動也要理性,其實我也很明白,她就是覺得當年我不辭而別太小人,覺得不服氣,真若是讓我現在走入她的生活,她已經看不上眼了,因為我們倆是兩個階層的人了。
第二天,她給我打了個電話:“昨晚我給你打電話了?不好意思,喝多了,希望沒說錯什么話!”
我說:“我睡著了,接通你那邊沒有聲音,我就掛了。”
前些日子,我們本地有個朋友請我喝酒,狐朋狗友,在民政局上班的,閑聊時他談到了王莉,說這個人超牛B,讀者群建了200多個,他還是其中一個群的管理員。
我問:“你見過她沒?”
他說:“沒,看照片很漂亮。”
我說:“我見過。”
他說:“真的?”
我說:“我還親過呢!”
他說:“吹牛B!”

歐凱會議公司 http://www.nddrms.live

文章鏈接 http://www.nddrms.live/huixun/hygl/huiyiyugao/2014/0818/9256.html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自私-歐凱會議公司8月14號轉載文章
下一篇:看不起-歐凱會議公司8月16號轉載文章

歐凱協助您,會議更卓有成效!

一個電話即可擁有全城酒店資料

1個昆明,30家五星酒店、51家四星級酒店,800余個會場,協議報價齊全;

一站式服務,解決會議全部需求

歐凱協助您,解決酒店、接送機、旅游、會議配套等全部服務,節省精力;

一萬元開會,余款會后統一結算

只需確認每項消費費用,會后統一支付,老客戶可0元開會,90天結賬期;

歐凱咨詢電話:

  • 免費電話:400-0871-599
  • 會議咨詢:0871-6313-6999
  • 酒店預訂:0871-6381-0888
  • 其它業務:0871-6386-9888
  • 合作咨詢:0871-6363-1230

活動現場布置:

  • 主持技巧
  • 三亞建成國內規模最大的會議會展中心
  • 昆明柏聯精品酒店
  • 昆明皇廷飯店

投影儀租用:

  • 慢門拍海景——攝影師阿戈獨家攝影技巧分享
  • 春暖花開 帶上微距頭去捕捉爭奇斗艷的景象
  • 海綿濾鏡支架 尼康14-24鏡頭瘋狂改裝
  • 揭秘賓得微單Q10暢銷原因

昆明機場接送:

  • 愛普瑞詩海拍服務|接機流程
  • 海航車接機服務!
  • 英國接機服務價格
  • 西雙版納安納塔拉度假酒店VIP接送機服務

七彩云南精彩旅游推薦:

  • 佛塔地宮里的佛教信仰——寶雞法門寺介紹(附圖)
  • 留在石刻上的漢武時光——咸陽茂陵介紹(附圖)
  • 李世民的山下宮殿——咸陽唐昭陵介紹(附圖)
  • 穿梭古今感受帝王尊崇——咸陽漢陽陵介紹(附圖)
?
關閉

14场胜负彩中奖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