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會議資訊 > 會議管理平臺 > 會議預告 > 正文

看不起-歐凱會議公司8月16號轉載文章

2014-08-18 10:10:06 來源:昆明會議公司
    分享到:
看不起
愛,是個神奇的玩意,讓人奮不顧身、勇往直前!
2008年,飛揚去參加了王賽搞的淘寶培訓,王賽講的多是技術層面的東西,飛揚聽的云里霧里的,畢竟從來沒接觸過互聯網。
畢業時,我去捧場,飛揚認識了我。
她覺得已經夠本了。
至于淘寶?
她上完課就意識了,根本不適合自己,自己哪懂什么技術?通過這次培訓認識懂懂就很不錯了,畢竟是懂懂的讀者,見到了所謂的偶像了,值了,雖然有些想吐的感覺。
在前面的文章里,我提到飛揚回到上海就把網店運營起來了。
實際上,這里面是一波三折。
見過面,自然就熟悉了,飛揚就在QQ群上喊我們去上海玩,我從來沒去過上海,對上海充滿了好奇,畢竟是大都市嘛,在我的想象里,上海都是有錢人,根本沒有窮人,一直都對上海充滿了敬畏感。
飛揚一喊,我就心動了,喊了五六個很不錯的朋友,就去了上海。
那時飛揚還上班,月薪3000元左右,但是她很慷慨,安排我們住宿、吃飯、喝酒、唱歌……
當時的我,已經走下坡路了,而且瀕臨破產邊緣,心情也不算很好,純粹是去散散心,要說原因嘛,無非就是出書以后盲目放大了自己的信念,感覺自己無所不能,身邊又有一群馬屁精,自己根本不知道幾斤幾兩了。
來上海聚會的這五六個人,在當時的互聯網圈屬于比較牛的,有個開寶馬X6的,有個開奔馳S600的,以后我會寫到他們,因為后面我們有很多交叉故事,包括其中一個借走了我僅有的3萬塊錢。
有天早上,飛揚去給我們買早餐,搭的摩的,上海的摩的就是兩輪摩托車。
她手提早餐,沒抓好扶手,腿碰到了排氣管,被燙傷了……
這個事,對大家觸動特別大。
是發自內心感受到了飛揚的付出態度,他們幾個就想扶持她,鼓勵她開個淘寶店,大家可以幫著推廣,當時跟著我的人多是做流量出身的,就是不缺流量,推個人很容易。
飛揚不做,因為她覺得自己不是這塊料!
臨走的時候,飛揚去送我,那時她對我就有很強的依賴關系了,我們這次分開以后又見了兩次,第三次就結婚了。
在送我的時候,我勸了她一句:做做淘寶吧。
她問:“我能行嗎?”
我說:“絕對的,一定行!”
她問:“怎么做?”
我說:“我給你介紹個老師,她怎么說,你怎么做,可以不?”
她使勁的點點頭。
就這樣,她絕對相信我,絕對相信老師,絕對相信自己,就慢慢發展起來了,當然有個最根本的原因,當時參加聚會的五六個人在幕后幫她推廣,基本等于送錢給她。
我們結婚以后,接著出去旅行了,第一站就是去了福州,當時住在省委大院,據說風水好,懷了我們兒子。
我們住的就是那個開寶馬X6朋友的家,他是我們整個圈子的無冕之王,現在很少有人知道他了,因為他不想被人知道。
一個人,進入了一個圈子,才是蛻變的開始。
這些朋友對我都很好,平時基本不跟我聯系,都是跟飛揚聯系,他們也怕我,因為我被眾人捧壞了,對男人態度很不好,他們找我,從來都是先給飛揚打電話,讓飛揚委婉的問問我的意見。
其實,咱哪有什么資格裝?無非就是自己太拿自己當回事,滿足一下虛榮心罷了!
一個人,是不是適合做生意,一眼就能看個差不多,咋看?
就看這人的行為方式是付出模式還是索取模式。
若是付出模式,有前途。
若是索取模式,沒希望。
當時,大家一見到飛揚,他們幾個就覺得飛揚絕對有前途,還慫恿我去把飛揚泡到手,當時我根本沒想泡,而且在眾多選擇里,我從來沒覺得我會跟飛揚走到一起,而且她排在十名以外。
有時,我就感嘆,命運捉弄人!
當時,首選肯定是王莉,都已經接近訂婚了,都把名字刻到墓碑上了,有很多人以為這是杜撰的故事,那是不了解我們這里的風俗。
今早,我跟一個讀者閑聊,她就談到了類似的經歷,她的名字現在也在前男友祖墳的墓碑上。
王莉這么好,為什么要遠離她呢?
因為,我覺得我們倆差距越來越大了,2008年我把房子都賣了,馬上就要負債了,這個債務危機一直延續到了2012年的春天,基本上都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。
我在王莉面前已經開始自卑了。
我覺得已經不是一路人了,可能我是俗人的緣故,我總覺得一個人,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,一旦有錢了,他(她)的魅力指數就會直線上升,你男朋友是建筑工人,你可以對他大喊大叫,你男朋友是地產老板,你還敢嗎?
對于出書,王莉覺得是很遙遠的事情,甚至是從來沒想過的事,當時我鼓勵她寫本書,她也是充滿了懷疑,是自我懷疑。
我說:“你相信我,一定能出!”
她反復的問:“真的能出嗎?”
我說:“真的!”
那時,她對我的話是絕對信任,真跟服從圣旨一般,我讓她怎么做,她就怎么做,她的意思是自己先試筆寫寫,然后讓我給看看,再拿給出版社,問我行不?
我說:“你這個套路,一輩子都出不了書。”
她問:“為什么?”
我說:“沒寫過書的人有個誤區,總是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干貨都分享出來,對不對?”
她說:“的確是!”
我說:“這就是誤區,一本書容量是有限的,只反應一個點或者一個面就足夠了,而且你寫的是你認為精彩的,而未必是讀者喜歡的,更未必是市場喜歡的。”
她問:“那怎么辦?”
我說:“出書最重要的環節不是寫,而是策劃,是找有市場經驗的圖書編輯,他會告訴你定位是什么,寫作風格是什么,甚至會幫你列好目錄,他給你的目錄在你眼里可能是非常傻的,但是你要相信他,因為他代表了市場需求。”
以前,我看過王莉寫的文章,太專業,都是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這是什么現象,看的人云里霧里的。
而編輯老師給出的建議是什么?
只描述,不判斷!
什么意思呢?
就是說,你想表達什么東西,你只需要講個故事就行了,不需要下結論,每個人都可以從故事里得到不同的結論,若是你給出統一答案,不是讓自己陷入了被動嗎?同行不都抨擊你嗎?而且大家覺得你很業余。
編輯老師后來又給誰出過這個主意?
張嘉佳!
讓他每天寫一個睡前故事,只描述,不判斷,使用場景化描述,直接賣電影版權。
想出書的人,基本都走入了誤區,出版社是從市場角度去分析的,例如莫言的那本《豐乳肥臀》,一看就是出版社給起的名字,莫言給起的名字叫啥?
《母親與大地》。
而且,莫言一定因為名字跟出版社爭論很久。
出書的建議,我也給過很多人,但是多數夭折了,為什么呢?
因為,他未必相信我!
飛揚也好,王莉也罷,為什么相信我呢?
因為愛!
王莉是個蠻單純的人,但是也蠻有故事,她到了2012年才知道我是因為錢才離開她的,她狠狠的罵了我,覺得從來沒見過這么賤的男人。
她永遠都不會懂一個男人低三下四的感覺。
我在飛揚那里可以找到偉岸的感覺,而在王莉那里只能畏手畏腳!
也許,很多人猜到了王莉是誰,還去給她QQ留言了,今早她聯系我了,意思是不想再走入公眾視野了,只想平淡的生活著,也不想成為我的素材,因為不想讓陌生人打擾她原本平靜的生活。
我問:“你平時跟讀者見面不?”
她說:“從不,到現在為止,沒見過一個純粹的讀者。”
我問:“那你咋拒絕?”
她說:“我說有自己的生活,他們都理解。”
我問:“有沒有人覺得你是偶像之類的?”
她說:“沒有吧,我就是個普通的上班族,沒有任何過人之處,我的文字跟我的生活是分開的,只是業余愛好而已。”
我說:“我很崇拜。”
她說:“不喜歡獻媚的你,還是喜歡張牙舞爪的你。”
我說:“真心話!”
她說:“我知道你不喜歡別人給你提建議,我還是想給你個建議,從現在開始,握住你的資源,因為你人氣真的很旺了,你必須求穩,不能亂蹦達了。”
我說:“知道了,你會感激我嗎?”
她說:“有時,我在想,有一天我寫回憶錄了,開篇我會這么寫:很感激一個男人,他叫懂懂。”
我說:“我也這么想的。”
她說:“你對多少人承諾過了?”
我說:“就對你。”
她說:“還不了解你?!”
我說:“你現在對成名之類的看的很淡了?”
她說:“差不多吧,至少不會盲目崇拜別人了,內心也很平靜了,你以前寫過一段話,你還記得嗎?人生最低的境界是平凡,其次是超凡脫俗,最高是返璞歸真的平凡。”
我說:“我引用的,周國平說的。”
她說:“我覺得很有道理,我現在就是個家庭主婦,但是少了家庭主婦的怨氣。”
我說:“那我境界還達不到,我還處于追求繁華的過程。”
當年,王莉突然出書,引發了出書潮……
我們圈里出了好多,因為大家感覺出書真的很簡單呀?連王莉都能出,于是紛紛找編輯老師給列提綱,編輯老師為什么愿意做這種事呢?
第一、他能賺錢。
第二、他有業績。
怎么賺錢?
不是所有書都按照暢銷書標準規劃的,有些書就是明碼標價的,例如出一本書2萬元,你先給出版社,出版社才給你出,雖然可能會幫你鋪貨到新華書店,但是很快就下架了,最終的結果就是你花了幾萬元,買了一個經歷:我出過書了。
因此,編輯老師是非常感激我的,因為源源不斷的有人拿錢找他出書。
什么人出書不用花錢,反而賺錢?
有人氣的人,要么題材新穎!
我的版稅很低,是5%,王莉的版稅是10%,我的圖書定價是20元,一本書我只賺1塊錢,而王莉的定價是39元,一本書是3塊9,第一年10萬冊的銷量就是39萬的版稅收入,而且是稅后。
我說最后一次見王莉是2012年,那是我寫給媳婦看的,我怕她懷疑我。
其實,我最近見過她。
4月份,我去廣州,跟媳婦一起,去看岳父,悄悄去的,沒人知道,媳婦去了岳父家,我約了王莉,一起吃了飯,感覺越來越陌生了,因為彼此說話越來越客套了,我們在一家裝修很豪華的餐廳,我總覺得這樣的餐廳太壓抑,我還是喜歡穿著大褲衩子吃大排擋的感覺。
聊的全是客套話,又是中國經濟,又是互聯網形式,又是黃佟佟和麥小麥,以前這都是我介紹給她認識的,如今她們混到一個圈里了。
突然覺得很失落,當初的戀愛,要死要活的,見了面竟然沒有絲毫的感覺。
她打扮的越入時,我覺得她越遙遠,她用的是土豪金,背的LV,手表也很精致,吃飯時我突然特別想媳婦,我感覺這樣做不合適,對不起媳婦,雖然啥事沒干。
我挨著問了問我們廣州朋友圈朋友的現狀。
我發現,廣州圈里比較牛B的人,基本上都被她招安了,怪不得都不跟我混了呢?
她問我要不要喊他們出來喝酒?
我說:“我已經不喜歡熱鬧了!”
吃完飯,她問我有什么活動?
我說:“最近不是嚴打嗎?”
她嫌我沒正形,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
她提議溜達溜達?
其實,這是相當有風險的事,因為我岳父就住旁邊小區,我媳婦吃了晚飯,肯定帶著兒子出來溜達。
無所謂,大不了我就說這是我的作文老師,跟我探討寫作問題的,回家審訊我也無妨,我不承認,誰也拿我沒辦法。
走到一片樹蔭下,我們倆的手突然碰了一下。
我接著試探的拉了一下。
她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,使勁的捻著我的手心。
我一把抱住了她,她把胳膊環抱在我脖子上。
靜靜的抱著,好久才松開。
她哭了。
突然變了臉色,提出要回家。
我送她去大路口,等出租車。
她已經很平靜了。
上了車,她朝我揮了揮手……
我身上又有香水的味道了,我圍小區溜達了一圈,出了汗,我就跑回了岳父家,進門就喊:熱死了。
邊喊邊把T恤脫下來,扔進了洗臉盆。
晚上,我上QQ,發現她給我留了很多言。
“剛才的司機是個阿姨,她問我你是不是我男朋友?我說是,她說一眼就看出來了。”
“阿姨問我是不是學生,讀大幾了?我說我34了,阿姨說看起來最多20歲。”
“我希望你有什么事就告訴我,我愿意做你堅強的后盾,我看過你寫的朋友借錢理論,我很不喜歡,朋友有困難的時候,咱不能去幫,還叫朋友嗎?”
我急忙把聊天記錄刪除了,沒有回復。
我心想,這姑娘還是跟過去那么天真。
后來,有一段時間我情緒特別失落,與她無關,就是去南非以前,我買了一輛F150也退掉了,手頭很緊張,具體因為什么,過兩年再寫,現在寫了容易引發地震。
也不能算緊張,因為錢被朋友拿去理財了。
我特別壓抑,我壓抑的時候,就喜歡找一個朋友傾訴,而且這個朋友特別有意思,她最希望的事,就是懂懂落魄了,因為不落魄的時候不會找她。
她跟王莉是一個圈子的。
我一落魄了,她就開心了,急忙把這個喜訊傳達給了王莉。
王莉分兩次往我支付寶打了10萬元,這個事我也不知道,雖然我沒錢,但是我并不是很關心收入,畢竟是非常穩定的,是偶爾想起來才會去查查帳。
我查到帳時,已經是過去十多天了。
我急忙給轉回去,也是分兩天,因為支付寶每天限額5萬。
她給我發了條信息:這是我支付的閱讀費,我還是會給你轉過去的,你把我當陌生人就行了,你有錢的時候,才不會焦慮,才會行云流水。
有天,我媳婦問:“老公,誰給了你10萬塊錢呀?”
我說:“一個女朋友!”
媳婦說:“哇,太好了,你多交幾個這樣的女朋友好不好?!”
我說:“好!”
我媳婦是揣著明白裝糊涂,她的意思就暗示我處理好這件事。
這個事,圈里有幾個朋友知道,過了沒多久,就傳出緋聞了,說懂懂是王莉的情人,王莉包養了懂懂,我心想,真會編,我這個丑樣的還有人包養?!反過來還差不多,我包養了王莉,但是我這么摳的人,是不可能花錢養別人的。
我問王莉:“這些,你介意嗎?”
她說:“我只在意我自己怎么看待自己,不介意別人怎么評價我,他們又不認識我,說什么都行。”
這些錢,我想揣起來吧?
想!
但是,又覺得自己很卑鄙,因為我并不缺這10萬塊錢,但是我還是在半推半就中把這些錢收下了。
王莉現在轉型了,從心理寫到育兒了,她現在拜鄭玉巧為老師了。
今天,跟三妹談起了王莉,我們幾乎是看著王莉一路走來的,王莉這個人能夠走到今天,看似有偶然性,就如同我媳婦嘲笑王莉的話:要想學的會,跟著師傅睡。
其實,是必然。
例如,我遇到一個牛人,第一反應是排斥:有啥了不起,裝B!
而王莉呢?
傻乎乎的,也不懂的察言觀色,就主動去拜師,有時人家說的是反話,她也聽不出來,但是人家就喜歡她這股傻勁。
這些年,她一直都處于有老師的狀態。
再反看看我們?
都比老師還牛B,哪有人能教的了咱呀?孟老師算是我的恩師,從大學教到我現在,我背后總是罵她胖娘們。
今早,跟三妹在聊天。
三妹說:“剛去王莉博客逛了一圈,越來越像你了,一看就是懂懂體。”
我說:“這個寫法不是我創建的,我們的編輯老師就是這種寫法,大家都是模仿的他,我也是,簡單、直接、幽默、情景化。”
三妹也是看不起王莉的,感覺王莉太下賤,遇到個牛B人就主動跟著人家學習,一點姿態都沒有,不像我們北方人,永遠是高昂著頭顱的。
三妹說:“懂哥,你把錢退給王莉吧,你又不是吃不上喝不上,拿人家的錢干嘛?何況她跟你又沒關系了。”
我說:“我內心有兩個我,一個我是正義的,讓我退;一個我是貪婪的,讓我留。最終我向后者妥協了。”
三妹說:“吃軟飯的男人最可恥!”
三妹的優點是口直心快,缺點也是口直心快,除了木拉這樣的男人,沒人能忍受的了,招招帶刺,扎的人遍體鱗傷。
被我慫恿出書的人應該不下20人了吧?
這里面,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王莉,而是華苗苗。
華苗苗是陜西寶雞人,喜歡戶外運動,在西安開了一家戶外用品店,就是那些速干衣之類的,我去拉薩穿的那身始祖鳥風衣就是她送給我的。
華苗苗是1989年的,家庭出身不詳,一年四季戴個帽子,類似跳街舞的打扮,在店里給人感覺特別溫順,不管誰到店里,她都是先是笑臉相迎,在我眾多朋友里,她是唯一一個不是通過網上認識我的,當時我們在逛街,她店外有個音響在放歌,特別好聽,我就進去了,她特別熱情,我一看小姑娘挺清秀的,就很喜歡,問她CD賣不賣?她說不賣,店里買的,我問,這個歌手叫什么?我回去下載,她說叫蘭卡措。
很少遇到這么熱情的店家,就順手拿了她一張名片,回去加上了她的QQ。
她空間里有很多照片,是她行走世界各地的照片,也算不上世界各地,因為最遠就是去過東南亞、日韓、俄羅斯。
更多的是西安周邊的徒步線路,例如秦嶺、華山、四姑娘山、九寨、若爾蓋……
我沒主動跟她聯系,而是偶爾回復一下她的日記,我覺得她日記寫的太好了,應該是轉載的,我就隨意復制一段去百度一下,發現又沒有搜索結果,看來是原創的,在我印象里,店老板多數沒有太多的文化,咋可能寫出這么美的文字呢?
回復久了,她慢慢就注意到我了。
她問我是哪位?
我說:“蘭卡措!”
她就笑了。
原來,她還記得……
她以為我是西安的,其實當時我在青島,是去西安參加聚會,2007年的3月4號,為什么記的這么準確呢?
因為,我第一次坐飛機!
很巧,她們組織到青島看海,對于陜西人而言,看海是大事,簡直就是一群瘋子,沒穿泳褲,穿著三角褲衩就撲通撲通下去,這些人上了岸才發現家用三角褲衩跟泳褲是有區別的,區別就是泳褲即便濕了也不透明……
他們瘋了幾天,坐火車回去了。
我想留華苗苗住幾天,我說可以帶她考察一下青島的戶外市場,主要是我想帶她參加一下青島的登山活動,看看人家組織的多么專業。
當時,我的確是這么想的,沒有邪念。
一個女人,在一個陌生城市里,很容易對一個男人產生寄托情懷,她對我也有了依賴關系,但是不是男女之情,就是很粘我。
我帶她去逛棧橋,逛海信廣場,逛啤酒街……
她走的時候,我幫她買的機票,她問我多少錢?
貌似800來塊錢,她給我了,我留下了。
她數錢的速度好快呀,應該是在銀行工作過。
在回憶起華苗苗,我覺得最內疚的就是這個事,因為我打內心里就沒想白給她買,這種事還真不是我的作風,我很少計較這點錢。
華苗苗送了我一支筆,泥塑藝人捏的,當時她買了兩支,一人一支,說是給孩子的,我笑的哈哈的,我連媳婦都沒找到,還送給孩子的?
不過,很巧,我兒子現在畫畫用的筆,就是這支。
我媳婦后來也買過類似的筆,就是在青島天幕城買的,我媳婦是馬大哈,她錯誤的記憶成這支筆是她買的,她跟兒子說:“兒子呀,這支筆是媽媽當年在青島買的。”
其實,她記混了。
我這個人,勢利眼,那時我真沒看的起華苗苗,感覺就是個小商販而已,這也是為什么我問她要機票錢的緣故,感覺沒有太多的交往價值。
華苗苗對我很好,事后還寫了感謝信,在她的日記里,我還假惺惺的去回復了,說不用客氣之類的,歡迎下次再來。
那時,我就提出了商業化旅行的概念,華苗苗對我很不認可,她認為若是旅行加入了商業元素,那么就使旅行變味了。
我覺得華苗苗就是個木頭,一點商業頭腦都沒有。
那時,她喜歡搞慈善,就是去山溝溝里給孤寡老人送溫暖,又是捐款又是捐衣服,我就調侃她,我說我爹也吃不上喝不上了。
我的意思很明確,這都是偽慈善。
她覺得至少是正能量。
忘記了介紹,華苗苗皮膚特別白,個頭不高,應該不到1米6,特別瘦,標準的飛機場,她穿上泳裝就像個還沒發育的初中生。
身上唯一有女人味的地方,就是屁股很翹,我記得貌似在海邊我還調皮的拍過一巴掌,是我們在海邊打排球的時候。
別看她這樣,她拍出來的照片那可是風情萬種,而且攝影技術又非常出色,她在旅行論壇人氣很旺,照片又不顯身高,穿著沖鋒衣又看不出胸有多大,戶外的行頭幫助了她。
很偶然的機會,她知道了我出過書。
非讓我送她一簽名本,她愿意拿一雙northface跟我換,我心想,一雙破鞋又不值錢,我去淘寶搜索了一下,northface的鞋子不過50塊錢一雙,什么破牌子,咋從來沒聽說過?!
不換!
關鍵是我發自內心的沒覺得她是個文化人,小商販想炫耀一下認識個作者?
有天,她問我:“我能出書不?”
我說:“不能!”
她問:“為什么?”
我說:“出書是很嚴謹的事,只有專業人士才能出書,你寫啥啊?”
她說:“隨筆呀!”
我說:“隨筆更白搭,只有名人才有資格寫隨筆。”
時間過了大約一年多,應該是2009年,她真的出書了,不是自費出版的,是陜西報社一個老領導幫她出版的,首印3000冊。
我收到了一本簽名書,我撕開包裝一看,瞬間就被感動了,封面照片就是她坐在沙灘上,手里拿著那支泥塑筆的照片。
在書里,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影子,我被她寫進了書里,在青島故事里。
人家出書了,牛B大了,咱要抓緊去高攀呀!
急忙給打個電話。
我說:“其實,我早就知道你一定能出書了,你跟一般女孩不一樣。”
她說:“謝謝你的鼓勵!”
這類書,若是找我的編輯老師是絕對不會給予出版的,因為沒有市場,但是為什么有人愿意給予出版呢?
因為,幫她出版的這個老領導是被她的慈善心腸給打動了。
華苗苗這3000冊圖書全部是義賣的,她一分錢都沒要,在我的理解里,她是我們圈子里最早玩眾籌的,在圖書還沒開始印刷,就已經賣光了,因為大家不是一本一本的買,而是幾十本幾十本的買。
去年,去拉薩的路上,路過西安,晚上我偷著跑出來跟華苗苗見了一面,一起吃了個燒烤。
一點都沒變樣,還是那么小巧玲瓏。
她給我拿了一件沖鋒衣,也許是她個頭太小的緣故,在她印象里我個子很高?她給我拿的是190的,我穿著就跟旗袍似的。
晚上,我們談起了西安的知名作家,談到了賈平凹老師。
我說:“要是弄幾本賈平凹老師老師的簽名就牛B大了。”
她說:“那有什么牛B的?你要是喜歡,我幫你弄。”
我說:“真的?”
她說:“真的!”
我心想,難道又是一個赤道姐姐?
后來,她真幫我弄到了,不過全部寫著“生日快樂”,應該是賈平凹老師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華苗苗的故事,這是剛剛開始,后面會陸續揭開層層面紗,會讓你大吃一驚,因為她告訴我的時候,我都覺得自己眼拙,咋沒看出來呢?
今年,有個小朋友使用了眾籌的方式出書了,還沒出版,先籌到了6萬元書款,當年華苗苗也是用的這一招,但是華苗苗對眾籌的理解貌似更深一些,因為她的戶外店、她的戶外俱樂部、她的車子都是眾籌來的。
大家為什么這么支持她?
后來,我明白了,她的菩薩心腸真不是裝的!

歐凱會議公司 http://www.nddrms.live

文章鏈接 http://www.nddrms.live/huixun/hygl/huiyiyugao/2014/0818/9257.html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思春-歐凱會議公司8月15號轉載文章
下一篇:贈品的藝術-歐凱會議公司8月18號轉載文章

歐凱協助您,會議更卓有成效!

一個電話即可擁有全城酒店資料

1個昆明,30家五星酒店、51家四星級酒店,800余個會場,協議報價齊全;

一站式服務,解決會議全部需求

歐凱協助您,解決酒店、接送機、旅游、會議配套等全部服務,節省精力;

一萬元開會,余款會后統一結算

只需確認每項消費費用,會后統一支付,老客戶可0元開會,90天結賬期;

歐凱咨詢電話:

  • 免費電話:400-0871-599
  • 會議咨詢:0871-6313-6999
  • 酒店預訂:0871-6381-0888
  • 其它業務:0871-6386-9888
  • 合作咨詢:0871-6363-1230

活動現場布置:

  • 主持技巧
  • 三亞建成國內規模最大的會議會展中心
  • 昆明柏聯精品酒店
  • 昆明皇廷飯店

投影儀租用:

  • 慢門拍海景——攝影師阿戈獨家攝影技巧分享
  • 春暖花開 帶上微距頭去捕捉爭奇斗艷的景象
  • 海綿濾鏡支架 尼康14-24鏡頭瘋狂改裝
  • 揭秘賓得微單Q10暢銷原因

昆明機場接送:

  • 愛普瑞詩海拍服務|接機流程
  • 海航車接機服務!
  • 英國接機服務價格
  • 西雙版納安納塔拉度假酒店VIP接送機服務

七彩云南精彩旅游推薦:

  • 佛塔地宮里的佛教信仰——寶雞法門寺介紹(附圖)
  • 留在石刻上的漢武時光——咸陽茂陵介紹(附圖)
  • 李世民的山下宮殿——咸陽唐昭陵介紹(附圖)
  • 穿梭古今感受帝王尊崇——咸陽漢陽陵介紹(附圖)
?
關閉

14场胜负彩中奖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