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會議資訊 > 會議管理平臺 > 會議預告 > 正文

拜師之道-歐凱會議公司8月19號轉載文章

2014-08-19 09:24:29 來源:昆明會議公司
    分享到:
拜師之道
那是5月份的一個早上,醒了不想起床,躺在床上看手機。逛逛QQ空間,看看大家又給我準備了什么心靈雞湯。
看到了華苗苗更新了幾張照片,貌似是在蒙山上拍的。
我也不管幾點了,翻出通訊錄,給她打個電話。
“在蒙山?”
“是呀,來參加登山節。”
“暈,咋不聯系我呢?我家就在蒙山腳下。”
“真的?我只知道你在臨沂,不知道你在蒙山。”
“從青島過來的?”
“恩。”
“幾個人?”
“倆!”
“晚上走不?”
“明天走。”
“晚上一起吃飯。”
“我請你。”
“我安排,你不用管了。”
原本,我是可以陪他們去爬山的,但是那天很不巧,裝修公司過來返工,我媳婦要求我必須在現場。
下午5點,我跟媳婦請假,我說有事要出去一下,會個朋友。
媳婦沒有多問。
她很少干涉我的私事。
媳婦繼續在那里監工。我回家洗個澡,刮刮胡子,換上衣服,接著就出發了,順便拿了兩盒桃花姬。
路上,我給華苗苗打電話,問下山了沒?
她說,大約七點下山。
我說,不用急,我大約七點到。
六點不到,我就到了景區入口。我進景區不用花錢,我同學在這里當保安。我進去找他,讓他幫我把車子開回家,順便讓他在路上買點熟食送到我父母家。我們全家喜歡吃雞爪,鹵的。
“鍋蓋,登山節的紀念T恤、拐杖之類的還有不?給我弄兩套。”
“這個需要找領導。”
“媽的,你不就是領導嗎?”
“我算個吊呀?!看門的。”
我同學綽號叫鍋蓋,他小時候家里窮,從來不去理發店,每次都是他娘拿剪刀給剪個鍋蓋頭。他退伍以后就在這里當保安,現在應該是保衛科科長這個級別,私下里同學都喊他黑蓋。
黑蓋是啥意思?
德國牧羊犬的意思,看門狗。
這小子對綽號看的很開,據說他兒子也敢當面喊他黑蓋……
在我小學同學里,我有著絕對的權威。從小我就是班長,鍋蓋沒幫我搞到T恤,倒是搞到了幾盒防曬霜。
我說:“這兩個給我,剩下的給你嫂子,就說我安排的,懂嗎?”
鍋蓋調皮地回答: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
我在停車場等華苗苗,順便圍停車場轉悠了一圈。有輛陜A的FJ,黃色的,里面還有幾個布娃娃。我推測應該是華苗苗的,我就站在車旁等吧。
戴上耳機,聽書。
我很喜歡聽書,但是不聽武俠小說,不聽故事。我只聽名人講座,或者聽世界名著。每天除了寫文章時,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聽書。一本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不用兩天我就能聽完。
差不多七點半,華苗苗下來了,還有一個男孩。
男孩略胖,身高應該在1米85左右,看樣子至少有200斤,很結實,應該練過摔跤之類的。更有意思的是什么?
他也理了個鍋蓋頭!
“我朋友。”華苗苗急忙介紹。
“董哥你好,久聞大名,我叫豆豆。”胖男孩羞澀地跟我握手。
我笑了,貌似是禮貌性的笑了笑。其實我是憋不住了,我很難把“豆豆”這個名字跟他魁梧的身材聯系到一起。
“董哥,怎么來的?”華苗苗問。
“打車來的,不是要陪你們喝兩杯嘛!”我說。
“上車吧,董哥你坐前面帶路。”華苗苗幫我打開副駕駛的門。
“誰開車?”我問。
“我開!”華苗苗晃了晃手里的鑰匙。
“那,我還是坐后面吧,我還沒活夠呢!”我扳開副駕駛的座位,鉆到后面一排。
我是怎么想的呢?萬一男生是她男朋友,我們倆坐在前排胡說八道,那不是讓他在后排吃醋嗎?而且FJ的后排實在太窄了,把那豆豆塞進去,非擠成扁豆不可。
順手我把防曬霜和桃花姬給扔到后備箱里。
“董哥,你太客氣了。”華苗苗笑著說。
“你嫂子說,再不送人就過期了。”我笑著回了一句。
我們去了孟良崮,這里有個生態莊園,就是我寫鐵梅時提到的那家。主要做光棍雞,野菜很地道,煎餅都是手工的,啤酒是銀麥的。
點了份光棍雞,要了三個配菜,抱來一箱啤酒。平時我是不喝酒的,即便喝,也只能陪朋友喝點。我們家就是書多,酒多。
書,光買不看。
酒,我媳婦喝。
平時,我媳婦在家看電視,一會就能喝上半瓶干紅,她不喝難受……
結果,華苗苗說她不喝酒。
那正好,都不用喝了。
胖小子自己喝。他喝啤酒時,還真不像豆豆,脖子一仰,一瓶就下去了。
我問:“跟于姐學插花學的咋樣了?”
她說:“插花的技巧不在手藝。”
我問:“在哪?”
她說:“在于美感,就是你必須要知道什么花跟什么花搭配起來是什么效果。這不是手藝,而是一個人的審美觀與藝術感。”
我說:“那你去找于姐白搭,你應該去中央美術學院。”
她說:“我真準備去上。”
我問:“這次來青島,主要做什么?”
她說:“插花市場最大的需求量是來自于會議。我是來看看于姐幕后是怎么運作的,就是熟悉一下會議用花是怎么個流程,潛規則是什么。”
我說:“習大不是說了嘛,開會不讓用花了。”
她說:“是的,影響非常大,但是這個市場早晚會復蘇的,因為中國人圖喜慶。”
我說:“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,你的戶外店當初吸引投資的初衷是想把自己洗出來,還是其他原因?就是說,你是蓄謀好的,還是純屬偶然?”
她說:“純屬偶然。有個朋友叫毛震,他媽媽是體育局的,他很喜歡戶外,而且對裝備很講究。他買的裝備都是他指定型號我幫他采購的,他對戶外市場一直很專業,一來二去我們就熟悉了。那年舉辦華山登山節,他拉了企業贊助,給每個參賽選手送一件戶外風衣。企業是按照200元/件贊助的,他讓我幫著采購100元/件的。當時正好處于秋裝備貨期,資金很緊張,這個事當時是在飯局上說的,我接著問大家有沒有興趣入股?一起干,大家當場就表示愿意入股。”
我問:“他們不考察你的財務記錄之類的?”
她說:“你低估了做慈善的這群人,他們很少有工薪階層,工薪階層也不關心什么慈善,這些人都是有錢沒處花的主。當時他們就提出把股份一分為5,每人入股30萬,平等持股,我繼續經營,他們不干涉。”
我問:“他們為什么看好戶外市場呢?”
她說:“你不是剛從南非回來嗎?假如你問你們南非隊友,誰愿意入股旅行社,你覺得他們愿意嗎?”
我說:“肯定愿意。我懂了,其實不一定是看好利潤,也許是圖方便,純粹是愛好,對不?”
她說:“是的!”
我問:“后來,你為什么想出局呢?”
她說:“因為業務主要是毛震拉來的,例如搞百公里徒步,騎行拉力賽等等。這些都是體育局的關系搞到的,他覺得我們在整個公司里沒有太大的價值,于是他提出收購我們的股份。當時他們每人入股30萬時就提出15萬屬于我的股份轉讓費,當時等于我已經拿到60萬的現金。整個戶外店當時一共投入才60萬,最后一次毛震讓我們出局,我又拿了20萬。”
我問:“其他人虧了10萬?”
她說:“沒有,他給其他人都是30萬,等于不賠不賺。但是也是賺了,因為夏裝庫存我們瓜分了。”
我問:“為什么做鮮花生意呢?”
她說:“還記得第一次去于姐那里不?于姐說自己很開心,因為每天都跟幸福的人打交道,就是這句話打動了我。”
我說:“咋不在網上賣?”
她說:“網上拼的是價格,我們店的核心是服務和樣式,最便宜的也要200元。”
我問:“成本多少?”
她說:“二三十。”
我問:“你覺得成功的法寶是什么?”
她問:“我成功嗎?沒覺得,賺了一些小錢,不過是運氣比較好。董哥我給你個建議,一定要進入慈善圈。慈善圈跟佛友圈差不多,都很友善,但是慈善圈里真有高人,并且整體能量很向上,哪怕是裝出來的。而佛友圈里負能量太強,因為很多人信佛是因為生活中遭受了打擊,產生了逃避心理,普遍經濟條件一般。”
我說:“這可未必,我們村書記也信佛,人家家里可是有小轎車的。”
她說:“我說的是整體,不是個例。”
我說:“你成功的關鍵在于你會寫,會寫采訪錄,會寫游記,很容易感染人。”
她說:“于姐也這么說的。”
我說:“你的那些套路,別人都復制不了,因為缺了最關鍵的環節,就是傳播。”
她說:“我覺得寫的還是太小資,缺少你那種簡單。把文章寫復雜很容易,寫簡單很難。我現在正在策劃2015年的旅行,每個月去一個世界鮮花圣地,準備在論壇連載并且出版。日本櫻花、普羅旺斯熏衣草、東京杜鵑花公園、庫肯霍夫公的郁金香、納馬夸蘭花海、英格蘭的湖區水仙花、美國德克薩斯州矢車菊、俄勒岡波特蘭玫瑰、青海湖的油菜花、洛陽牡丹等。”
我問:“主題是花仙子?”
她說:“是的。”
我問:“搞加盟連鎖?”
她說:“我覺得加盟連鎖意義不大。因為我做鮮花配送沒有優勢,一旦加盟商學會了插花,他們就沒必要依附于我了。人們買花也不會看品牌,我主要是準備做插花培訓。”
我問:“你自己講?”
她說:“不,我運營于姐,同時簽約幾個頂級高手。”
我問:“鮮花市場能做多久?”
她說:“最多三年,因為準入門檻太低,很快就泛濫了。”
我說:“那你還做個P呀?”
她說:“賺點錢不好嗎?這兩年是做插花培訓的最佳時期,因為想開花店的人越來越多。”
我問:“你為什么不自己主講呢?”
她說:“我插的也許還真不差,但是我缺頭銜,沒有頭銜靠自封白搭。”
我問:“做完鮮花做什么?”
她說:“沒想過,也許會開一家書店,類似方所。我去考察過,非常好,傳播文化才是值得做一輩子的事業。”
吃完飯,先送他們回酒店。
到了酒店,華苗苗讓豆豆先回房間。我特意觀察了一下, 看看他們倆是一個房卡還是倆房卡。
此時,我有點邪惡,想起了莫言《蛙》里的一個片段。
陳鼻是有俄羅斯血統的,鼻子超大,人高馬大。
王膽是侏儒癥患者,他們倆也是小學同學,最終結成了夫妻,親嘴時咋親?陳鼻抱著王膽親,仿佛是抱個孩子。
每當看到陳鼻跟王膽親熱的描寫,我就覺得莫言太邪惡了,你咋能讓最大號的匹配最小號的呢?
那可不是勺子掉缸里了,而是想把大象塞進冰箱里。
看到豆豆和華苗苗,我就想起了陳鼻與王膽!
華苗苗真的只有40公斤,據說最重的時候是45公斤,還是冬天穿著大棉襖的時候,那些日子她天天喊減肥。
華苗苗問我有沒有喝咖啡的地方?
我說:“這個,真沒有,不過我可以帶你去兜風!”
她說:“好。”
順手把鑰匙扔給了我。
開著車窗,聽著音樂,很緩慢地行駛在沿河大道上。路上車輛稀少,偶爾遇到一兩輛車,還是停在路邊休息的。
我問:“有男朋友沒?”
她說:“有!”
我問:“豆豆?”
她說:“那是我表弟,我姑姑家的。今年大學畢業,姑姑讓跟著我出來鍛煉鍛煉。”
我說:“誰娶了你,就不用賺錢了。”
她說:“一個女人有事業心,多數是被逼的。男人弱了,女人自然就強了,再強的女人也想當個小女人。”
我問:“你男朋友聽話不?”
她說:“太聽話了,所以我才覺得自己挺可憐的,連個依靠的肩膀都沒有。我男朋友連內褲都幫我洗,家里給收拾的干干凈凈的。越是如此,我越不喜歡。”
我說:“原來,女人這么難伺候呀?天天在外面,嫌不顧家,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凈凈,你們又嫌男人太娘。”
她說:“男人,一定不能太娘,志在四方。”
我問:“他有危機感嗎?”
她說:“太強了,我若是自己來青島,他絕對不放心,我表弟跟我一起,他才放心。每次我出遠門,回家后他就跟我鬧分手,在地上打滾。理由就是出去這么久,又是跟驢友,肯定有問題。”
我說:“他是愛你,只是不知道怎么表達。”
她說:“是的,每次回家都要鬧騰一次。”
我問:“那咋不分手?”
她說:“我兒子都7歲了,你信嗎?”
我說:“不信!”
她說:“我去青島找你的時候,我兒子剛一周歲。”
我問:“你老公做什么的?”
她說:“鐵路上的。”
我問:“他理解你搞慈善或戶外不?”
她說:“不理解,在他眼里,那都是流氓痞子才干的事。”
突然,我覺得她挺可憐的。她尋求的那種可以讓她做小女人的肩膀,我也沒有。她這么一說,我突然回憶起了2013年我去西安找她,是晚上10點見的面。
中途她接過一個電話,貌似吵了幾句。
應該是催她回家。
原來,男人也沒有安全感……
她說:“嫂子很幸福,房子寫嫂子的名,你又給她帶去了光環與榮耀。多好呀,好好珍惜。”
我說:“你這么一說,我突然覺得自己咋這么優秀呢?”
她說:“女人都說不在乎錢,那是假的。若是一個男人愿意跟自己共享財富,這就是愛的直接表現。男人把錢看的多重,能把最重要的東西都給你,你覺得這不是愛嗎?”
我說:“你嫂子對錢沒概念,她要的是溫暖,不是錢。”
她說:“那是撐的!”
我問:“你咋買這個車?你開著就跟無人駕駛似的。”
她說:“我喜歡大的。”
我說:“大的未必好用,你記得我以前寫過一句話沒?繡花針的尺寸,縫紉機的速度!”
她說:“這車顏色很帥。”
我說:“是的,我鄰居有輛。但是我還是喜歡皮卡,特別是拉滿貨的時候,把一群豪車秒殺了,特有成就感。他們就想,媽的,貨車還跑這么快?”
她說:“對性能,我基本不懂,就是當個代步工具。”
我說:“在你手里浪費了。”
送她回酒店。
她說:“你怎么回去?要不你把車子開走吧,明天再開來就是了。”
我說:“我是跟老婆說的出差去濟南了,我要是回去了,不就露餡了嘛。”
她說:“那我幫你開個房間。”
我說:“跟你開玩笑,我打車回去。”
回家的路上,我在想,華苗苗其實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商人。她懂得商業之道,就是玩人脈圈子。而且很懂得借著竿子往上爬,只要有機會,她就能爬上去。而且相對比較正派,不會亂搞男女關系。
玩人脈圈子的根本是“橋梁”,橋梁的作用其實只是牽線,而不是幫著執行。
我身邊有個朋友,文筆特別好,比華苗苗肯定強幾條街。她說過要出書,要搞自媒體,要搞連載,要寫游記,要賣紅酒,要賣簽名書,但是沒有一件事能做下來。為什么呢?
因為,她希望站著就把錢賺了,最好是高昂著頭。
很難!
而且,她希望牽線的人幫她到底。例如出書,是把所有的事都幫她辦了,她只負責寫就行了。
咋可能呢?
橋梁或導師,其實只能起到一個作用,就是告訴你YES OR NO!
而且,你每次走橋,都必須要給過路費。
你順著竿子往上爬,你要打發竿子滿意才行。當時我撮合了華苗苗,華苗苗在我兒子出生時給了2萬塊錢 ,這也是為什么我對她如此殷勤的緣故,誰又不是站街女呢?
都是!
我最擅長的事,不是幫別人做事,而是告訴你YES OR NO!
今年,圈子里又出現了一個華苗苗 ,叫蘇乞兒,簡直是華苗苗的翻版。當時有個朋友想出書,我跟她說抓緊去拜訪蘇乞兒。今年你還能抓住她,明年你就見不上她了,因為她出書以后圈子接著就變了,別說是你,我明年也可能見不上她了。因為她格局放大以后,就不會跟咱玩了,她現在是跟張嘉佳在一起玩,明年可能就跟郭敬明在一起了。
蘇乞兒找我,每次其實就是尋求YES OR NO!
她會把問我的問題一一羅列出來,發個WORD文檔給我,然后約好幾點通個電話,我簡單挨著說說我的看法。她想認識誰,我可以直接告訴她行或不行,若行,我告訴她價碼多少。不是給我的,而是給對方的。
在這個世界上,你想從別人那里獲取什么,咋可能不付出呢?
就憑這一點,我就知道蘇乞兒很快就不跟我們玩了。不是說她變心了,而是她飛高了。當時有朋友賣簽名書,我讓他去找蘇乞兒批發一些,為什么呢?
你想想,蘇乞兒還沒出版就眾籌到了6萬元,線下差不多也是這個數,這已經創造了圖書眾籌的前三名。京東上眾籌了四本,首頁推薦都沒她厲害。
這還是沒有書的前提下,只是有個概念。
她有了書,那還了得?
她的特點是什么?
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!
華苗苗跟蘇乞兒都是很善于拜師的人。蘇乞兒的老師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,我堅信出書以后,會給蘇乞兒一系列的組合拳式的營銷。
越是身邊人,越不懂得使用我,而是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。我又不是千手觀音,咋可能幫的了這么多人呢?
我只能幫你判斷、指路、牽線!
華苗苗比蘇乞兒還高明,高明在哪?
她很善于用人,是用牛人。例如她用了我,用了毛震,用了于姐。她很明白一個道理,牛人就是用來使用的,只要是多贏模式,牛人還要對你說聲:謝謝!
不過,我還是喜歡王莉的風格,讓自己成為佼佼者,讓自己的偶像主動前來膜拜。
昨天,我問王莉:“看我寫的你了沒?”
她說:“看了,原來你女朋友那么多呀?!”
我說:“除了你,都是杜撰的,出租車的片段,還記得不?”
她說:“記得,你寫了我,我就知道別人的也是真事了。”
我說:“別人都是杜撰的,我在文章后面有聲明,純屬虛構。”
她說:“我有判斷力。”
王莉的系列6新書也已經出版了,5月份出的。我看到當當上的評論已經過700了,按照銷量推測應該在3000冊以上了,全國銷量應該突破3萬冊了。
她牛B在哪呢?
圈子牛。廣州那群寫手多是知名寫手,最有名的就是黃佟佟,一篇博客30多萬的關注量,幾乎每天都被新浪博客首頁推薦。
一群人推一本書,太容易了。
談這些挺丟人的,就跟我媳婦說的一樣,曾經跟著我的,沒有一個比我差的,一個個都飛走了,光剩我在這里意淫了。
上周,我去參觀了沂河大道旁邊的農業示范基地,逛了逛,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,作家都是從城市往農村跑,而我們家正好相反,要進城了。
其實,我是喜歡土地的。
那哥們慫恿我拿地,越快越好,因為土地政策一旦有變化,例如私有制,那么這些土地順便就屬于自己的了,若是那時再去搶,早沒了。
他給了我詳細的套路,先找誰,后找誰。
回家一說,我爹反對。
為什么?
我爹覺得種地是恥辱,咱家是書香門第,咋可能回村里種地呢?哪怕一年賺100萬,這個事也不能干,丟人。
有個城里人在我們村承包了300畝地,今年累計投入200萬了,全村人都嘲笑他是SB,準備看他落荒而逃。
我兩個侄子同時考上了大學,設宴,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到一起,我叔叔也回來了。
我說了我的想法。
我叔叔贊同。
他跟我爹說:“你要承認代溝,年輕人代表了新生力量,讓他們去干吧,土地永遠是稀缺資源,值得搞,我支持。”
我說:“我想當村長。”
我爹說:“村里的事,你千萬別摻合,當個老百姓最好了,也不得罪人。”
我說:“不當村長,這個事根本操作不了。”
我爹說:“那就不干。”
我的意思是我當上村長,然后給村里招商引資,我找了個傀儡,我是幕后投資人,讓他來我們村上項目拿地,通過鎮委來推動這個項目,我來起協助作用,然后我就不當村長了,主動辭職,理由就是不好玩。
村里有1000畝不錯的地,分東西兩片,我要西邊那片,東邊那片給我四哥,他是我們同班里最大的土豪。
村里沒有太多油水,選舉就是拉票,我若是拿10萬元出來選舉,勝券在握。
今年選舉馬上就進行了。
又有人開始傳播小道消息了,說是要在我們村建立一個鐵路貨場,占地6000畝,只要是涉及到賠償,那么當官就是肥差,大家都蠢蠢欲動。
如今,村官也是講學歷的,我們村我學歷最高。
除了我,就是幾個高中生,基本上都是我小學同學,不能說對我百依百順也差不多,有個搞養牛場的,有個搞服裝廠的,都是村企。
搞養牛場那小子綽號叫褲衩,開了輛寶馬320,平時我在籃球場打球,他就站在旁邊看,若是我杯子里沒有水了,他就跑回家給灌滿,而且是真跑,不是走。
其實對于當官我沒有絲毫的興趣,我爹一輩子德高望重,我不想給糟蹋了名聲,我的意思是讓我四哥當,我來出10萬元給吆喝,若是競爭對手是我們班同學,我去說聲就是圣旨,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。
昨天早上,我去打球,褲衩過去找我。
他問:“村里要選舉你知道不?”
我說:“知道!”
他說:“聽說咱村要拆遷了。”
我說:“不早就說要拆了嗎?還挨家挨戶測量了。”
他說:“沒聽說誰要當村長?”
我說:“你當不挺好呀?!”
他說:“你覺得行嗎?”
我心想,媽的,就你個熊樣能當上村長,我都能當縣委書記了。
我說:“我覺得挺好,你當上村長,正好批塊宅基地給我。”
他說:“你能不能跟俺三大爺說說,讓他投我?”
三大爺就是我爹,在我爹那個年齡層的,我爹是很有話語權的。
我說:“你三大爺沒酒了。”
他說:“這些都是小事,我主要是不知道誰想當。”
我說:“我想讓四哥當。”
他說:“四哥有錢,他肯定看不上這個破官。”
我說:“咱就是在這里意淫,到時候還不知道是誰當選,畢竟1000多票,不過若是四哥想當,你就別摻合了。”
這個事,我只是隨口說說,因為我知道我爹是絕對不會讓我在村里承包土地的,我就是逗他玩,畢竟都是20多年的老同學了,真是光著屁股長大的。
今早,四哥不到6點就到球場找我,說出事了。
我問:“咋了?”
他說:“5畝銀杏被人用刀子環割了皮,都是6年的樹了,損失巨大。”
我問:“知道是誰弄的?”
他說:“肯定是褲衩,他昨天中午過去找我了,說要當村長,我說你那個吊樣的還當村長,咱村沒人了也輪不到你。”
我四哥說話就這口吻,蠻橫,其實他還真沒惡意,但是褲衩太敏感了。
不過,也不能咬定就是褲衩干的,因為我們村還駐扎著鐵路工人,那些人也是整天偷,偷菜,偷花生,偷玉米……
我說:“這個事,別計較了,就當什么都沒發生,我找褲衩問問,應該不會是他,昨天剛去了你家,晚上就給你給割了?”
他說:“算了,不過絕對不能讓褲衩當村長。”
我說:“他當也沒事,畢竟是咱的傀儡。”
他說:“你聽他扯,他上了臺,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。”
經過這一件小事,使我對農民有了新的認識,看似純樸,看似忠誠,其實是背叛砝碼很小……

歐凱會議公司 http://www.nddrms.live

文章鏈接 http://www.nddrms.live/huixun/hygl/huiyiyugao/2014/0819/9259.html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贈品的藝術-歐凱會議公司8月18號轉載文章
下一篇:進軍農業-歐凱會議公司8月20號轉載文章

歐凱協助您,會議更卓有成效!

一個電話即可擁有全城酒店資料

1個昆明,30家五星酒店、51家四星級酒店,800余個會場,協議報價齊全;

一站式服務,解決會議全部需求

歐凱協助您,解決酒店、接送機、旅游、會議配套等全部服務,節省精力;

一萬元開會,余款會后統一結算

只需確認每項消費費用,會后統一支付,老客戶可0元開會,90天結賬期;

歐凱咨詢電話:

  • 免費電話:400-0871-599
  • 會議咨詢:0871-6313-6999
  • 酒店預訂:0871-6381-0888
  • 其它業務:0871-6386-9888
  • 合作咨詢:0871-6363-1230

活動現場布置:

  • 主持技巧
  • 三亞建成國內規模最大的會議會展中心
  • 昆明柏聯精品酒店
  • 昆明皇廷飯店

投影儀租用:

  • 慢門拍海景——攝影師阿戈獨家攝影技巧分享
  • 春暖花開 帶上微距頭去捕捉爭奇斗艷的景象
  • 海綿濾鏡支架 尼康14-24鏡頭瘋狂改裝
  • 揭秘賓得微單Q10暢銷原因

昆明機場接送:

  • 愛普瑞詩海拍服務|接機流程
  • 海航車接機服務!
  • 英國接機服務價格
  • 西雙版納安納塔拉度假酒店VIP接送機服務

七彩云南精彩旅游推薦:

  • 佛塔地宮里的佛教信仰——寶雞法門寺介紹(附圖)
  • 留在石刻上的漢武時光——咸陽茂陵介紹(附圖)
  • 李世民的山下宮殿——咸陽唐昭陵介紹(附圖)
  • 穿梭古今感受帝王尊崇——咸陽漢陽陵介紹(附圖)
?
關閉

14场胜负彩中奖表